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魏玉祺--品牌营销策划专家

作家,策划人,江厦智库秘书长,连邦财智品牌策划机构咨询师

 
 
 

日志

 
 

郎咸平“呻吟”  

2007-04-09 10:46:03|  分类: 魏玉祺--非常商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郎咸平“呻吟”

                                                                          文 /草非    白痕

“在听完我这堂课之前,我可以肯定的说,你们所想的一切都是错的”。6月4日,一个特殊的敏感日子,一个被默默“封杀”的狂人,抖动着使女孩子永远被诱惑的花白鬓角,站在宁波一家五星级酒店的国际会议中心,面对着1500余听众发表着如此振奋人心的宣言。 这个人就是郎咸平。

                         郎”行天下之“偷渡”宁波

尽管外面的雨淅淅沥沥,迷蒙了很多人在行路时的视野,但这1500人齐聚国际会议中心,都是冲着“郎咸平”三个字来的。

在宽大的讲台背景板上,思想先锋2006、郎行天下、蓝海战略等,这些与原先郎咸平在所有听众心目中的个性自相矛盾的词汇下,郎咸平原本耀眼的白鬓角有些浓缩的概念。

“郎行天下”,本来是一个非常具有冲击力的词汇,在这个词汇里,郎咸平教授应该是“横着走天下”的螃蟹一般,但是,令笔者及众多媒体都非常尴尬的是,郎此次来宁波,乃是“偷渡”来的,据说如此掉身价的行程,为的只是二十余万元的酬劳。

难道一贯以“思想先锋”著称的郎教授,竟然也沦落到“卖秀”的程度?

或许是与“思想先锋”有关,郎咸平来宁波的讲课选在了6月4日,这是一个遭遇叛逆的日子,所以早在郎咸平来宁波前十多天,当地的各个媒体都接到有关部门的“招呼”,不许做任何宣传,一切实行冷处理。

一位习惯吸收“先锋思想”的电视台记者在演讲后说,本来是在被“封杀”后想看看这个“偷渡客”是个什么样子,听听能有什么让人振聋发聩的语调,可一整天下来,或许是受了天气的感染,除了第一句有些狂人的样子外,其余都是死沉沉的,让人瞌睡的紧。

一家民营企业的老板,是偷偷走进会场的,他是希望通过私下了解郎教授这个人,他说,毕竟郎教授关于国有企业改制以及民营经济发展最值得思考的几个问题都是他提出来的,也是只有他在国内掀起一阵关于这一理论的探讨,而国内的几家大企业被批判得体无完肤的也是他,我只是来听听,他对宁波的企业有什么看法,或者对一些企业可否提出一些合理化的建议。

但是非常令这个企业老板和众多的听众有些失望的是,郎咸平在整个演讲中,始终以批判索尼和赞美三星为主轴,结合如国内联想等企业的间歇性批判,让更多的人感到的只是疲劳,因为郎教授的批判远没有人们对他的期待那样精彩。

尽管郎教授一再在演讲中表明自己在无锡等地受到当地政府高层的隆重接待,但是,毕竟这次在宁波,他还是一名地地道道的“偷渡客”,除了一些喜欢猎奇的各个企业基层管理者和部分慕名者外,大都是些周末被限制了采访的记者。不知道这样的一堂课下来,对于不能感受接受“大师”沐浴的听众来说,是不是也有一种“偷渡”的概念呢?

没有“蓝海”的“红海”沙漠

 尽管“你们所想的一切都是错的”,尽管“你们都渴望从我这里发觉蓝海的”,但郎教授很负责任地告诉所有听众:不要冲着“郎咸平”三个字来,这里没有“蓝海”。

没有“蓝海”的蓝海战略高峰论坛,在一定程度上,具有先锋思想的郎教授是欺骗了慕名的听众。

卖矛说矛好卖盾说盾好的人给我们留下了一个关于矛盾的故事,什么是思想先锋?——绝对不做第二个“矛盾”,于是就有了这场精彩的“卖矛说盾好”的推销大会。作为《中国企业蓝海战略》主讲的郎教授,站在浩瀚的蓝海下面,面对所有仰视着他的观众,语出惊人,“放弃红海而走蓝海战略之路是错误的”,矛也好盾也好,同矛也不好盾也不好的宣传效果是一样的——人们糊涂了,大脑浑浊了。郎行天下的郎要带我们到哪里?蓝海还是红海?也许当掌声沉寂时我们会蓦然发现这里不过一片冠之以名的沙漠。

突然想到一个词:混水摸鱼。水搅浑了,晕头转向的鱼儿迷失了方向就容易被捉住了,是谁搅浑这一池海水?

从郎教授的讲演中,从其讲述得联想、索尼等案例,我们不难看出,郎教授将蓝海战略的核心思想“价值创新”片面的解读为“产业创新”,产业扩张,多元化发展。问题是,蓝海战略的价值创新还有另外一个含义:就是在原来的价值曲线发现新的价值,这是郎教授所忽视的,他拼命攻击的是产业创新的难度和小概率事件,批评的同时忽视了价值创新的另外一种解释,就是它可以是产业内部的价值创新,也就是迈克尔。波特的所谓差异化策略。差异化是客观存在的,比如美国西南航空公司通过标准化和低成本策略在航空业进行价值创新的案例,比如手机从通话到短信到无线上网到MP3等价值创新活动从来就没有停止过。

一个号称世界级的经济学家,自己的片面解释可以理解,却还要高声喊出“放弃红海放弃红海而走蓝海战略之路是错误的”这样的话,不能说不让人失望。笔者本身并非红海、蓝海战略的研究者,对于优劣之争也不便发表什么意见,但是以为关乎企业发展之事,从来不是红海对还是蓝海对这么简单的谁好谁坏直接了当的事情。也许郎教授习惯了语出惊人,习惯了生活在风口浪尖,习惯了语言犀利,习惯了带上自己的郎式标签。首先需要坦白,笔者也很欣赏郎教授的勇气、敏锐,更加敬重郎教授的经济学家的身份,但是当我们从多场演讲、报告会上看到的更多是一个激情四溢的演讲者、能言善辩的辩论手时,我们似乎可以理解为什么好好的战略研讨会变成了菲蓝非红的沙漠。

浏览网页,赫然发现郎教授不仅是郎行天下,也是心系天下,如果说对企改、股改、银行金融等等的关注是术业有专攻,那么郎教授指点房地产、医疗、教育、城市建设、贫富争论等等则忍不住让我们要问一个why?

也许有些事情不需要结果,就像郎教授指点江山指出一大片问题,但是并不关心于解决办法以及结果一样,搅混一池水,足已!

一个网友说,我们何必计较他说的有没有根据,是不是真理?何必在乎他是否为自己博得名声,只要支持他就行了。为什么?不就是骂吗?名气巨大的郎先生如果骂一句能起到一点震慑作用,也算是一件功德了。     

也许用这样的心态来对待这场以及以前以后的很多场郎教授的报告会,我们会平静很多。

  评论这张
 
阅读(2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