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魏玉祺--品牌营销策划专家

作家,策划人,江厦智库秘书长,连邦财智品牌策划机构咨询师

 
 
 

日志

 
 

《脑门》序言--(02)(03)(04)  

2008-12-08 09:08:54|  分类: 魏玉祺——《脑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

今天,在沙尘暴与台风并存的商业时代,我站在讲台上,面对众多求知者追求财富与价值的深邃眼神,我对于自己所从事的工作感到茫然和无助。一则是因为品牌与文化在于现代的企业来讲,大都是开屏的公鸡,炫耀的是自己的空虚;二则是因为现在的品牌和文化,更多的是符号化的语言雕琢。

一位新闽商品牌的杰出企业家告诉我,在从“知识经济”向“知道经济”衍变的过程中,民营企业要和平崛起,就必须在“造势”的前面,做好“造实”。所以,品牌建设的深化和企业文化的辐射,必须是沉在浮躁与尴尬之外的自我调节,重拾儒家思想,并向禅道嬗变。

在我的课程里,企业文化好比是爱情,是对于企业发展更为甜蜜的情感需求。这一点,在务实的民营企业上表现更为明显。很多民营企业对于爱情并不关注,却只在乎企业的生产总值和销售额,这是企业真正生存的第一要务。鲁迅说过,生活是第一要义,爱情才有所附丽,企业文化大抵就是附丽在生存之道上的爱情。

《圣经》上有这样一个故事:上帝想阻止诺亚的子孙在巴比伦建起通天塔,没有发出雷霆之怒,没有令山崩地裂,只不过是让脚手架上忙忙碌碌的工匠们突然“各说各话”,让人人心中都充满了能独自完成全过程的“野心”,不在默契配合。于是未完工的巴比伦塔就成了人类感受自身局限的最初记忆。

这个故事已经被引用得太多了,但它是我最认为可值得列入企业文化培训课程的经典故事。无论西方经典管理,还是中庸之道的儒家思想,都崇尚一种团队精神,没有团队,就没有大的成功。

3

今天,我们都在为追求财富而奋斗。尽管财富对于更多的人来说有着不同的诠释,但毕竟以经济为主导的货币财富,才是推动社会进步的根本元素。

但是,财富在社会并非都会赢得尊敬。因为财富背后彰显的是不同的理念。靠掠夺的财富当然不受欢迎,靠挥霍无度支配财富也常常受到唾弃和谴责。

只有当财富变成责任,变成自己驾驭财富时,才能使得财富成为推动社会文明进步、推动和谐社会建设、推动人类健康自由。中国的企业和企业家开始着重于从社会责任上追求一种新的价值趋向,为企业和品牌注入新的元素。

刘永好或许是对财富责任最早做高调诠释的一个企业家,他说,当一个人拥有10万元时,他对于财富的渴求最为强烈;当一个人的口袋里装着1000万元时,这时他对生活就没别的过多的要求,而继而变成一种责任,是对社会的责任!“财富对于我个人已经失去了意义,现在积累财富就意味着对社会的贡献。”再多的钱,在他眼中也只是符号而已。

事实上,在众多的创业企业家而言,他们只是把获取财富的手段和目的的一致性,成为自身商业伦理与商业道德的底线,而中国的诚信体系,要成为以产权为基础、以法律为保障、以道德为支撑,还需要一个以市场经济与儒家文化相结合的培育过程。

确切地说,这种责任与我似乎还很遥远。但作为一个商业文化的诠释者着传播者,我对于自己定位这一角色时,就开始用文字来努力剖析这一商业道德背后的商业风范,并为这一商业品牌试图注入更多的价值元素。尽管,目前我还做得很不出色。

让我感到痛心和无奈的是,当一些企业主的资产达到1000万元时,更多的人开始贪图享受,追求安逸和奢华,不思进取,开始在牌桌或者各种各样的场合挥霍人生。身边就不乏这样的例子,他们把这个认为是享受人生的一种方式,不仅使得大量的资金外流,也使得不少企业开始败落,甚至破产。在他们的眼里,“财富责任意识”还远没有形成,相对于利群阳光助学、大红鹰的1000所希望图书室,广博的贵州希望小学等等,它标志着财富责任意识,才是企业成功之灵魂,也是企业能立于不败之地之因。

“我们要成为合格的企业公民”,这是中国商业脑门的呐喊。

4

在商言商,是一种纯粹,也是一种无奈。旧时代,商人被当作逐利之徒,狡诈无赖、面目可憎;新时代,商人成为了救世天主,神通广大、顶礼膜拜。这两种极端,在今天交互,让商人一会儿为人所不耻,一会儿被敬若神明。今天,在这一嬗变之后的狂热,一些民营企业如沧穹之流星,一闪而逝,究其深因,则是企业经营者,是为谋略之不明,心志亦不坚,商道之正道也。

过去二十年间,中国企业主最值得自傲的,是从大字不识而亦能富甲天下的标榜开始的。但随着西方管理模式的破败,一些以儒家思想为底蕴的儒家文化又浮出水面,儒商思想被重新奉为经典。这是知识经济的胜利,也是众多草莽暴发者重新落草后的深刻体会。其中伴随有无数短命的曾经辉煌的民营企业,过程残酷无比,但残酷的过程造就了一批儒商,最具代表性的是两个标杆:海尔的张瑞敏、联想的柳传志。最终还造就了近年国学的复热——复兴还言之过早。

儒学,其实是精英的文化;儒商,也是精英的经济。世界文明、中华文明还包含一种更朴素的文化,禅的文化。禅学,放开了所有阶层限制,是一切皆有可为的文化;禅商,也意味着没有任何门槛和限制的经济。禅商,将更加直抵所有人的内心,包括企业家、员工、消费者和社会上每个人,帮助他们获得真正的幸福——发自内心的幸福。

这显然是一种理想。我的理想,试图从民营企业品牌和文化的践行中,发现我们可能正走在理想的路上:有这样一批拥有禅商脑门的企业家,有一些与禅意接近的成功方略。

 

 

                                                  作者

                                                 20075

  评论这张
 
阅读(35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